Lethe

Filed in 記憶

How much wrong are we willing to do in the name of right?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adence

Filed in 記憶

最后才发现,

自己是一颗棋子,也是一颗弃子。

Plaudite, amici, comedia finita est!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Nautilus

Filed in 記憶
想起高中时的那个午后, 她生日. 
我跑去很远的地方, 买了那时候刚开始在我那个小城里贩售的哈根达斯冰淇淋. 
很小的一杯, 40块人民币. 
那年是2007年.
我把冰淇淋交给了她. 一人一杯. 
她和我坐在后座, 吹着车里的空调, 她小心翼翼地吃着她的冰淇淋.
"我第一次吃哈根达斯, 你对我太好了."
那天是她生日. 我记不住很多人的生日. 我怕第二年忘掉, 就把她的生日设置成了很多地方账号的密码.
想着, 密码这东西, 天天用, 肯定不会忘.

很多人把自己的生日当做自己的密码.
我把别人的生日当做密码. 只是为了"不想忘记对方的生日".

从那天以后, 每年的那天, 我都忘了送她生日祝福.
那个曾觉得特殊的日子, 对后来的我而言, 只是四个读着顺口的数字罢了.

我疯狂地以自己的方式献出我的热情, 我管那叫做"喜欢". 
没有人说什么闲言碎语, 她从未反感过我的殷勤.
我也从没问过她.
我不喜欢过问答案是"否"的事情.
自己心里清楚, 对于能力出色的女孩而言, 自己不过是一个"很有利用价值"的好朋友罢了.
即使如此, 她也向我敞开过心怀. 我很开心也很珍惜.

更多年之前, 初中的时候, 我以同样的热情对待了另一个女孩.
她很快就反感了. 那以后我就降了温度, 以朋友的方式和她很好的相处了三年. 一起疯过, 闹过.
记得我们一起乘车, 我送她回家. 她跟我讲了很多家里的隐私, 我很开心.
我约她来家里玩, 她开心地打着电子游戏, 我在一旁开心地看着她.
我以为她当初的反感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性别.

很多年以后, 我回国, 她也留学, 也是暑假回国. 她约了我.
我们坐在那个小咖啡馆里. 那时候的我和出国前截然不同, 有着自信和焕然一新的外貌.
我跟她说: "你知道吗? 我是Gay."
她很惊讶.
"我曾经追你, 我喜欢过你."
她又一次惊讶. 那表情惊讶地像一只惊慌失措的鸽子, 那一瞬间空气里全是乱拍的羽毛.
"真的吗?"
"真的, 很喜欢."
她依然是一脸不可思议, 仿佛回忆起了什么, 慌乱的瞳孔来回打转, 像是弹珠.
"如果我当初知道的话..."
"没关系, 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了."
"哦..."
这是那天的对话, 我依然记得的部分.
那天后来我们一起做了什么, 我已经全不记得. 好像看了场电影, 又好像去了KTV. 也就是那些年轻人会玩儿的东西, 还能有什么.

从那以后, 我再也没见过她. 她和其他很多我曾经在国内结下的友谊一样, 被太平洋和15个小时的时差淹没了.

多年以后, 我依然记得很多人的生日.
1月25日, 他的.
2月9日, 他的.
3月23日, 她的.
5月11日, 他的.
6月13日, 她的.
10月26日, 她的.
12月7日, 她的.
和
10月23日, 你的.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Untitled)

Filed in 記憶

For better or worse,

Till death do us apart.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Flýja

Filed in 記憶

我从未如此想过逃离。

从现在开始,真正的”be yourself”吧。

The clock is ticking.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Karma Is A

Filed in 記憶

疲倦的躺在床上,翻开微博上的关注,看到了他的名字,顺手点进去看了看他的微博。

居然有一条更新。

是系统自动更新的,他的生日推送。这是今年微博新增加的功能。

5月11日。

简单几个大字,让我瞳孔惊讶地无限放大。

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吗?

他改变了我。

认识他之前的我,和认识他之后的我,除了披着同一具皮囊,里面承装着截然不同的芯。

这些年,我总会想起他,去看他的网站,去翻他拍过的照片…

不知道是我越来越像他,还是我们本来就很像,他的出现让我找回了自己…呢。

祝你一切安好。

下辈子一定不会错过你。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Protected: Day Zero

Filed in 記憶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Mors praematura.

Filed in 記憶

THE DAY THE WORLD WENT AWAY.

“捧在手里怕化了,捏在手里怕碎了”

其实我是一把刀片

捧得越紧,伤口越多。

就算扔掉,伤疤永远烙印。

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慌,和对未来的失控。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世界崩塌了。

然而,我只想着通过死亡的方式逃离世界崩塌后的残骸。

若真是如此,那才是把一道道伤疤再次剥开…

“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Pathetic.

THOSE DAYS ARE GONE.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polarization

Filed in 記憶

That’s your person,

the one who saves you from deepest part of the ocean,

yet the one who drags you down, destroys you and tears you into pieces.

Don’t be that person, please.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Frühlingsstimmen

Filed in 記憶

经历了一场寒流后,洛杉矶忽然就入春了。气温从10几度忽然飙升到30几,街边的花草树木仿佛一夜间被泼洒上了绿色的染剂。

比起变暖的气温和绿意盎然的景色,最先引起我注意的应该是那股这个季节独有的味道:

是的,迄今我也找不到一个词来确切形容这种感觉。打开窗户,一股清风拂过,带着那股特殊的味道,瞬间勾起脑海里很多很多在这个季节特有的回忆。

想起去年此时,整个春天都过得像盛夏。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联机,玩了很多游戏,透过海底光缆共同度过了很多时光。从生疏到了解,那是最快乐的日子。

我还记得去年此时最喜欢玩的那款游戏。

我到现在也不确定,我是喜欢那款游戏,还是喜欢陪我玩的你。

想起前年此时,自己还在学校实验室里,一边监控着仪器一边对未来产生遐想。

仿佛只有这个季节,记忆会驻留,会永远记得,会很难忘记。

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股味道。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