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ndo

Filed in 記憶

如果涮火锅的时候, 把肉片丢进去涮涮就捞出来吃, 会因为尚存的寄生虫而引起肠胃炎.

然而多等一会儿肉片也不会化掉, 却能换来更棒的口感.

然而很多人明知如此, 却硬要在肉片依然带着血色的时候捞出来, 生怕火候太大, 老掉了.


 

如果把两个人的生命比作[线], 有人会说, 两个人要么平行, 要么相交.

但是, 相交的线只是在一个点相交, 之后便越分离越远, 直到相隔着无限的距离.

相比之下, 还是平行线稍微舒服一点吧? 可以保持一个固定的距离很久很久, 也不用担心破坏.

和洁癖没有关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距离, 不希望别人踏进这个范围哪怕一步.


 

我太喜欢那个声音. 不是什么厉害的功夫, 在那声音里没有掺杂过多的东西, 没有发自肺腑的阳刚, 亦没有源自喉咙边缘的震动. 但是每一个音节都直击心灵.

怎么听都不会腻.

逐渐地去了解发出这声音的人, 了解到那个人的人生理念, 在做的事, 在声音之外又对其人产生了景仰.

屏幕上每一句言语反复删掉, 退格, 左右键, 修改, 再修改, 最终下决心一个回车敲出去, 依然看起来很糗. 然而这对话也没有进行下去太多.

然而我已经很难说清, 这份尴尬羞涩是源于什么感情 — 是友情吗? 是憧憬吗?

多么渴望, 和她可以像两条稍微靠近一点的平行线, 或者是两条不平行的直线, 哪怕一瞬间撞在一起也好, 如同原子加速对撞般激烈绚烂.

开车时脑海里具现了无数次, 她坐在副驾驶的场景, 车里播着她的歌, 会不会很尴尬? 然后自己开始偷笑.

一起来到在某个老城区安静的咖啡馆里, 高高的房顶, 灰暗的灯光, 坐在一起, 边喝咖啡边扯扯淡.

然后咖啡师父在吧台后边调试着咖啡, 边偷听着对话, 嘴角露出一点不明显的轻笑. 播起了安静悠扬的古典音乐.

天空很美, 它一直在那里, 承载着亘古的记忆, 俯瞰着我们这些渺小的生物们.

它眼中的我们, 就像是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 一经写下, 整首曲子就会构成, 转换为声音, 通过介质传递到另一个介质中.

然而这个假设的前提是, “同一平面内”.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Feedback

Comments

6 Responses to “Calando”
  1. william says:

    在同一平面内
    比起平行线来说
    我更憧憬的是毫无规律的波浪线

    特定的时候 相遇 相交
    互相交换着各自的心声

    同时在不经间又互相分离
    并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安全距离

    • roshinichi says:

      波浪是有规律的哦 而且互相干涉会产生Constructive Interference (建设性干涉), 可以理解为两个波叠加, 叠加过后依然各走各的路, 如同你所说的吧; 然而Destructive Interference(摧毁性干涉) 可以理解为两个波相互抵消, 但是不是绝对的化为一条直线, 而是结果肯定是程度减弱的波…就这么一直弱下去了.

  2. Eric says:

    求友链啊,c君…

  3. TiarinBlate says:

    C菌,你这真的不是因为爱吗ε=ε=(ノ≧∇≦)ノ

  4. Mandy Cheung says:

    =3=这几天我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回来了 父亲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在餐桌上他们聊得很快乐 我跟妈妈就坐在一旁 那种感觉真不好受 就好像被排除在外了一般(事实也是如此) 虽然我知道妈妈跟父亲是利益性结婚 但是还是很生气呢 父亲的前妻带着她的现任丈夫就坐在对面 父亲跟她聊得很不错的样子 我当时就想拉着妈妈 把餐桌踢翻 直接走人 但是我还是很有理性地什么也没做 略忧桑

  5. 林森时见鹿 says:

    此生最幸遇见你,不甘心错过,最好是早点遇见。

    大概就像Eason男神的《时光倒流二十年》吧:

    遗憾我当时年纪不可亲手拥抱你欣赏
    童年便相识
    余下日子多闪几倍光
    谁让我倒流时光一起亲身跟你去分享
    能留下印象
    阅览你家中每道墙
    拿着你歌书
    与你合唱

    真的好喜欢粤语歌,好喜欢林夕大大的文笔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