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潛藏在記憶深處的…

TBD

Filed in 記憶

“I wouldn’t know.”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Protected: Tale from another world

Filed in 記憶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L

Filed in 記憶

好久好久,没有去你的地方看看你了。

时间过得那么快,每一个逝去的日子都像是一片凋零的枫叶,最后堆叠成团,踩起来吱嘎响,它们被一股风吹走。

看着一张张曾经看过无数次的照片,光与影的交融,这大概是我此时此刻最需要的。

你在那里过得怎么样呢。

你依然会拿着笨拙的单反去捕捉光的痕迹吗?

你依然会活在“梦与现实的边缘”,在数学模型和圣经之前徘徊不定吗?

我记得你的那本影集《You met me at a very strange time in my life》

一句越读越有味道的话。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弄糊了眼镜的泪水因何而落下。明明以前是个彻头彻底的“自恋冷血狂”。

仿佛过去的二十多年人生,双瞳都是干裂的一片原野。仿佛忽然来了场洪水,让这片大地湿润着。

然而,你舀起来一勺子那“洪水”,原来味道是那样苦涩。

未曾见面过的,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此时此刻,你的那些照片像是一张张摊开的帆布画,裹着我,让我感受到一点温度。

听不腻的音乐,像是打在这层帆布毯子上的光。

莱普特共和国,怎样才能成为新的公民?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ASL

Filed in 記憶

在Starbucks学习。

旁边小姑娘很漂亮,没有看到她的正脸。

光是一个侧脸,就精致地像是打造出来的杰作。

然后她开始和对面的男朋友比划手语。原来两个人在学习手语。

这一幕突然令我心底一颤,因为—

你也会手语,甚至会盲文。

而那对你而言并不是“兴趣爱好”,而是“不得已”。

想到这里,

心痛不已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To the void

Filed in 記憶

那些曾怀着热情、怀着希望、怀着理性、怀着智慧的人。

最终—

热情被熄灭

希望被摧毁

理性被丢失

智慧被耗尽

于是那些不曾信仰宗教神灵的人,扑通一声跪在神父面前,听着短波一样的祷告,

或是忏悔,或是祈祷。

面前的巨大十字架像是会发出光一样,像是会有个什么存在从里面跳出来,实现他们心底最卑微的愿望。

 

Root即使在死去的时候,依然心里怀着希望,她将希望从潘多拉的魔盒底部抽出来,留给了伙伴们。

还没有没有希望、如果陷入彻底的深渊的伙伴们。

想起《星际穿越》中的异空间,错乱的线条交融,空隙间布满虚无。

那是未知的空间,夹杂着恐惧。

因为那里没有光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Freddo

Filed in 記憶

伦敦下雪了。

你晚上10点多跟我说「睡啦」,却又在半夜苏醒。

窗外的白色世界,一只小狐狸来了又走了。留下一行脚印,那也是雪地上唯一的印记。

你说,天一亮又会被踩乱了。


 

昨天,我梦到我写了一本书,拿到你面前炫耀。

书名叫《小公主和大笨蛋》。

而那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Gratis et Amore

Filed in 記憶

吉人自有天相吧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Protected: Ragnarök

Filed in 記憶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Lugubre

Filed in 記憶

距离提交这个稿件,还有24小时不到的时间。

坐在电脑前,看着已经写好的脚本,搭设了几天的录制设备—仿佛一切都万全地摆在我面前,而我却没有办法开启麦克风进行录制。

仅仅一天没有吃过敏药,就变得像是得了一场瘟疫。

别人眼里,我得到很多,我活得无忧无虑,我活得幸福。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已经踩在悬崖边一块裂纹的石头上,不敢动弹。

曾经以为自己是漫画里说的超人。有无限的力气,可以飞在云间。

现在自己恍然大悟,我不是超人,我不会飞。

而这一刻,我却在云间。

 

也许我只是需要一份签证、和一张去往雾都的单程机票。

哪怕剩最后一口气,也要冲到你怀里。

那温度可以将世界冻结。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Diminuendo

Filed in 記憶

一连几天的雨,停了。

在这个常年干旱的地方,雨水冲刷泥土的特殊气味,我快忘了。

像是我的那个“小癖好”,像是被锁紧了保险柜,再也没拿出来瞧瞧。


我的世界,一直很安静。

而我脑内的另一个世界,从未停止波澜。

小时候,别的孩子拉帮结伙成群玩耍着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游戏,我总是“不合群”的那一个。

然而我并不孤独。

我是主动的。

这是个小秘密—

我的想象力极其丰富,我脑内的世界是完整而宏大的。

曾无数次我为早早上床而感到兴奋不已,因为躺下就可以展开我的想象。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会开始这“想象”,迅速构造一个世界,迅速扮演里面的角色。

曾经没有手机的那个年代,这个“特殊的能力”伴随了我无数次一个人独处的时光。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世界失去了原本的安静。它驻进了人—很多很多人。

多到我快找不到我那个尘封秘密的小盒子了。

我喜欢静,却不爱待在家里。

任精神游走在梦与现实的边缘,自己却每天穿插在车水马龙中。

看着那些人,听着他们支离破碎的故事。

没有任何感觉,但他们的声音,使我的世界更加安静。

越发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亲爱的。我并不感到无聊。

我从不曾感到孤独和寂寞。

因为我的脑内,无比喧嚣。

小时候,世界是色彩。

长大了,世界是灰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