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潛藏在記憶深處的…

Hysteresis

Filed in 記憶

最近那个人又不是那么频繁地出现了.

我记得曾经在哪个动画里看到, 一群人对一个主角的评价, 就是”一不留神就会从眼前消失”.

我觉得[那位先生]也是一样的呢.

 

每当听到TTM的那几首BGM, 总让我不经意就想起你. 一种温馨而凄凉的感觉.

 

距离”认识”你 大概快到一年了. 我记得是今年年初, 了解了关于你的事情的.包括自己的心意.

一直想阻止自己的脑海中贯彻你的影子. 前阵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现在静下心来回顾, 那时候自己真的还是不够老练, 甚至可以很直白的说”很幼稚”.

呵呵.

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完全没有可能的人. 先表白的人是我吧.

很多自己觉得很”丢人”的过去发生的事情, 即使可能忘了细节, 却永远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 即使现在回想起, 依然是 内心砰砰跳. 像是小时候常吃的那种放在舌头上就噼里啪啦的糖一样, 噼里啪啦地颤动.

单相思 一件很可笑的事. 曾经唾弃了很多单相思别人的朋友, 语重心长地告诫他们要对自己好点, 不要即使你在对方眼里是个绝缘体, 却拼命要往自己身上泼洒电流…

很可笑.

却发生在自己身上.

很可悲.

 

自己是什么尿性, 自己最清楚. 想多一点地和你接触 却始终没办法去没话找话.

有的时候发出去的留言也得不到回复. 她说过, 你就是这样的性格. 也许是我自己强迫症吧..

我很怕.

怕过多的打扰变成骚扰, 怕这份Van der Waals一样弱的力, 被哪个无脑的举动, 扯断.

 

时差. 距离.

就算是同班同学那样的距离, 长时间不联系, 友情虽然不会断, 也会被时间冲淡吧.

 

可恶.

我到底…期待你什么?

做个朋友? 我们已经是朋友有一段日子了.

做…恋人? 我不够格.

做…挚友? 对于我们彼此的性格, 很难keep住这种羁绊吧.

 

 

曾经. 在某人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之前, 有么一段日子, 大脑总是自发性地想到你.

从没见过你的模样, 甚至不晓得你的名字, 这样的一个人, 却分散了我大部分的注意力.

 

追你的人蛮多. 某种意义上讲, 不是一般的多.

 

上一次和你[深聊]是什么时候了呢? 其实只要是你肯跟我分享一些心里话…我都会很开心地听. 虽然自己是个有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格, 但是当听到你的遭遇后, 我也觉得很纠结了…

几次, 都是一样的, 纠结.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站在一个男性的角度上哥们义气呢…

还是站在一个异性的角度上, 痴狂.

 

世界上总是有些事情, 是无法得到解决的吧.

我的思维至少更理性一点. 知道不可能, 就不会去尝试…而且自己面子薄.

致命伤.

 

也许哪天我抛弃现在拥有的这一切, 跑到你的城市, 见见你, 喝杯咖啡, 或者喝杯茶.

前提是你肯把门上的木棍支开.

 

占有欲这东西, 唯独用不到你的身上.

我打心底希望你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些志同道合的人, 几个无话不谈的挚友.

 

也许某一天, 你会脱离二次元, 彻底离开这个带给你异样感觉的世界吧.

 

我永远无法说清, 对于自己喜欢的对象, 是出于什么原因.

更是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居然产生了强烈的内心的波澜起伏.

也许我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原因吧.

 

曾经因为某件事 也许引起了你的反感, 而我是面子很薄的人, 本身倒追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却差点自取其辱…

虽然事后也冰释前嫌…也许你没放在心上, 我这个薄脸皮却一直耿耿于怀.

 

然后就不敢贸然冒犯了.

但我依然很想听你讲心事给我听.

 

我总是在幻想, 如果自己将来在这片国土打下了一小片领地, 不管那时你是单身还是有了幸福的三口之家, 能来我这里观光…哪怕两三天…也好.

呵呵, 痴人说梦.

 

也许, 哪天我真的坚持不下去这条道路了, 会做出很大胆的举动, 即使BE, 却也不想让自己终身后悔…吧?

 

未来的事…誰知道呢.

 

也许, 这便是一份终生未见的情感.

 

 

“一厢情愿的情感, 是施加给对方的压力”.

 

所以这些痴人说梦般的文字, 只敢在这种没人看的地方自己说给自己看, 留作记忆碎片.

也许多年后的自己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会笑吧?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Null

Filed in 記憶

只有此刻 才心境如止水。
梦里梦到了一段很遗憾再也没法重现的友谊
又一次见到了他们
曾经羡慕过他们四人建立起的家的氛围,即使在一片消沉的riverside的寒冬,他们依然每天保持着团聚在家里晚餐的习惯。
那时候,我真的,羡慕坏了。
badly

后来他们也分道扬镳了 我遇到了其中一个当时还不是很熟的“成员”
她有很多感慨 很后悔现在的选择 很想继续和他们在一起
四个人可以在大年三十那天窝在被子里看电视看到后半夜 也在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躲进其中一组的家里谈笑风生。
那曾是 我羡慕 的生活

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
都已近过去了 不会再重来的历史

然而那一幕幕祥和 终究出现在了我的梦里 那么的真实
梦里他们笑的很甜 我也跟着一起笑了 笑着笑着就睁开了睡眼
顿时世界一片鲜明的色彩 上午的深秋阳光洒满了我的屋子 告诉我,刚才的那一切,都是梦,啊。

深邃幽暗的星空总是让人迷恋 是因为 它们承载着我们渺小的人类全部的记忆,即使有一天,人们不在了,没人记得了,它们一直都在,一直都记得。

20131128-105919.jpg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Sombrio

Filed in 記憶

遍布那些躲不掉的路障.

然而这段路, 有红绿灯, 转向灯, 慢性, 单行, 却没有”U”turn.

人,有放弃的权利, 却没有重来的资格.

 

自己所行走的方向. 去年的算命先生虽然给了我一个暂时的安心的答复, 却没有办法让现在的我去相信他的话.

不管怎样的崎岖, 我都可以一个人面对, 一个人度过, 一个人转弯, 一个人加速.

但是…

面具戴了太久, 终究要脱下来透透气吧?

 

这时候才会察觉到, 心灵的依靠, 这俗透的东西, 有多么的不可替代.

已经习惯了, 一个人, 自己靠自己.

曾经那些发生过让人绝望到窒息的事情的时候, 即使心 乱如麻 慌意乱, 总是能摆出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 面对那些不得不去面对的人.

这次终究是没抵挡住相由心生.

 

雨は、いつかあがるのかな……

 

当头脑时时刻刻都塞满了汹涌的波涛时, 真正留给自己的却只有一片寂静.

一片死寂.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Diminuendo

Filed in 記憶

有些事情 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 它无限地诱惑你去触碰它的开关, 而等待着你的将是无尽的黑暗.

第一次被对方拨动了那颗从未震动过的心弦, 差不多快过去一年.

就像是在湖水中激起了千层波浪般, 那一瞬间, 世界有了它该有的颜色.

像是一盏从未点亮的老旧的油灯, 亮了.

像是一颗从未转动过的生锈齿轮, 转了.

 

如果那是一盏长明灯, 我便取来一块厚厚的黑布来遮住它耀眼的光.

如果那是一颗转齿轮, 我便举着强有力的扳手来妨碍它的高速运转, 直至停止.

 

然而 我却找不到任何的词语去定义这份”感觉”.

故事的结局往往从扉页就开始注定. 不敢翻太多页, 陷得太深而不能自拔.

不敢.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Zero

Filed in 記憶

说一个男人的故事吧

那个被说烂的男人的故事.

经历抛弃了一切, 和不断对自身良知的鞭笞后, 最终站在那个万能的愿望机面前的他, 改变主意只是一瞬间.

他是个怎样的男人呢?

“杀掉少数的…以换来更多的人的幸福.”

一句话概括的话, 这句最好不过.

他因此, 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父亲.

他亦因此, 亲手杀掉了抚养了变成孤儿的他多年的导师.

他最终因此, 亲手杀掉了陪伴自己漫长旅程的妻女.

他那时候信心还很坚定, 为了达到目的—让时间从此以后一切太平—可以不择手段, 尽管最痛苦的人就是身为执行者的他自己.

然而, 如此坚不可摧的信念, 居然在得知愿望机实现愿望的过程是以数以万计的牺牲为代价的前提后, 果断放弃了触手可及的胜利, 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 在一片火海中踉跄.

“杀掉更多的…从此世间一切太平.”

这是圣杯传达给他的话. 他的觉悟在一瞬间崩塌, 信心在一瞬间动摇.

“这不是…你一直一来所追求的吗?”

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故事.

即使称他为全世界最恶的恶人—仅仅因为那些他的枪下游魂—也不为过. 但是没有后人去评价他.

他所做的一切, 你知道, 我知道, 在那一行行墨香中.

“想要成就这世间一切的善,就得承担这世间一切的恶”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Gale

Filed in 記憶

记得之前有一次, 在一间经常去的餐馆和妈妈就餐.

我是后到的, 带着别家店的东西进了那家店, 结果被门口的接待服务员嘲讽了一番. 我一怒之下跟她吼了起来. 然后被妈妈当着众顾客的面怒斥.

我和妈妈很快就互相理解并和好如初了.

只是那间餐馆, 即使很喜欢, 却再也没有进去过.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usp

Filed in 記憶

两个运动员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A是富家子弟, 穿着一双限量定制的耐克鞋. 他的亲朋好友包下了最好的位置, 为他喝彩.

B是乡下人, 干净的队服却配上一双磨破的跑步鞋. 全村人围在一台24寸电视机前, 期待他的演出.

这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不论是A还是B, 都经历了几年的集训, 为了只是这一刻的角逐, 最终胜出的人可以代表国家队出征奥运.

—–

最终冲破了重点线的, 是A. 他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在欢呼雀跃中跑遍全场.

B的同胞叹了叹气, 纷纷离开电视机, 他们说, “这是命”.

事后媒体报道: “A身着限量耐克鞋夺魁, B惜败.”

B的老家坊间也随之流传着这样一个谣言: “咱们村的B娃娃一点不比A差的, A上面认识人, 所以跑得快!”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Residue

Filed in 記憶

会不会觉得很闷? 当你觉得你很熟悉一个人, 但其实你并没有多熟悉?

你觉得你很熟悉一个人, 但是关于他的新闻你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

你经常对那种狐朋狗友的关系嗤之以鼻, 但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去承认, 这一次真的, 也许, 你只是你眼中的那个人的一位狐朋, 或者狗友.

 

如果有一点我想从网络的世界里消失, 我可以轰轰烈烈地跟所有网友来一场道别, 但是我也可以像平常一样, 说笑几句之后, 头像再也不亮.

如果我决心要从这个让人着迷的虚拟世界里消失, 我不会管其他人当事后察觉真相时的感受了吧.

就像是现实生活中, 一个人死去了, 就不知道他曾经的存在是如何深刻地烙印在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曾经在乎过他的人的脑海中了.

所以如果我真的从一场宴会中退席, 我就会在别人不察觉的情况下看似无意识地一点一点向门口移步, 然后一点一点拉开打开那扇门, 最后在一片欢笑中从门缝中溜走.

而我已经下定决心 不再回去[门里]了.

我拨乱自己为了宴会而精心打理的发型, 脱掉那件在精品店重金买下的外套, 抽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黑框眼镜, 挂在鼻梁上; 脱掉锃亮的皮鞋, 换上一双converse, 径直向前方走去, 脑袋不会向后方转哪怕一度.

昨天的那页已经过去了.

我不知道门里的那些人在察觉事情不对头时会怎样. 也许会觉得我是偷偷跑去马桶前酒后作呕了吧; 也许会觉得我有急事先离开了吧; 也许会觉得我躲起来准备什么surprise送给哪个宴会中我最青睐的女生了吧.

太多的假设, 最终他们都肯定一件事, 就是我还会在第二天出现. 哪怕我被人绑架的这种可能成立, 也会有人打通我家人的电话报上一个可观的数字和对讲机另外一边我的呻吟.

可是这些假设都不成立.

与其说是离开, 不如说是消失.

也许我要去做一件大事. 也许我只是漫无目的地径直向门的反方向驶去.

Based on 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

I dont know where I will be, but I know how fast I’m moving.

门里的那些人会忘记我吗?

我在他们脑海中的记忆, 便是我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唯一的证据.

如果记忆可以像一张磁片, 被格式化消除上面承载的数据的话, 我的存在也是可以消除的. 只要消除了别人的记忆, 那么就等于从世界线上消除了我的存在.

哦, 还有一个人记得我自己.

那就是我自己.

但是如果我的存在仅存于自己的记忆中…

谁能肯定我不是一份幻想?

我…存在吗?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Untitled)

Filed in 記憶

人类对宇宙的痴迷, 就如同人类渴望自由一样, 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信仰.

 

人的思想, 终究是要分成几个层次的. 首先人要满足自己的生存条件, 然后满足自己的七情六欲, 最后, 是一种对未知的渴求. 最终得到了什么呢? 一切的理论与科研成果, 最终引导人们走向那个名为[未知]的终点.

未知的终点, 仍然是未知.

我从来都认为, 那些对科学迷恋并终其一生去研究大统一定则的人, 是寂寞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人类成功论证了[大统一定理], 如同霍金说的那样, [理解了神的意志]…那一天会是世界的新起点, 还是人类的灭亡?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Intermezzo

Filed in 記憶

没有丝毫新鲜感的梦境, 一切的剧本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

也歪打正着为我的神坑游戏做了一种素材.

当主角不敌某怪物后, 被逼入绝境时被女主角搭救, 然而被怪物刮伤的男主角被女主角用药物抢救的过程中, 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你或许可以叫它, 回忆杀.

———————————————————-

[梦境进入]

少年站在幕后, 怜惜的目光看着舞台上那个举着麦克风歌唱的少女.

评委们一直觉得, 这届大赛, 她有可能拿下第一名, 现场的观众们也给予了最热情的关注.

然而, 少年不是这么认为.

少年很是害怕. 他只怕台前的少女体力不支倒下. 少女还是努力唱完了最后一首歌.

尔后, 观众散场了, 少女的闺蜜和好友都跑来后来和她细语长谈.

少年牵着少女的手, 走了很长一段路. 他从掌心炙热的温度感觉对方肺火旺盛吧.

他们聊了很多好玩的事情. 少年又回忆起当初和少女的相识, 期间的种种. 然后称赞刚才LIVE里现场观众和评委的高度评价. 少女的脸上呈现出安静的笑.

夜光下少年希望, 这一刻可以延伸至永恒.

然而, 少年察觉到少女俞渐不稳的步伐. 他不得不承认这种让人窒息的打击敲碎了他水晶般地幻想.

[你累了. 我们要不要回去… ]. 少年停下步伐, 关怀的目光扫遍少女全身…

就在此时—

少女的身体像是手里陨落的一块纱巾, 就这样慢慢向下滑…

少年感觉拖住了少女即将撞击地面的身子, 让她趴在自己并不结实的背脊, 然后用力站起那缺乏运动神经的僵硬的双膝, 疯狂地跑向附近另一个LIVE现场.

主持人怎么也不会想到, 这个全国几千万观众正在观看的现场, 会冲进一个毫不顾忌保安阻拦的人. 他狼狈的形象迅速冲进了摄像机的画面.

这个横冲直撞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少女. 很多观众随声认出了少女的身份, 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和配合这个表情的唏嘘声.

[啊…那不就是那个TOP1吗…]

主持人长大下巴看着这个踉跄地背着刚刚那场比赛里进击全国半决赛的女歌手的少年…[你们别拦着]他拿起话筒对着那些不知所措的保安说. 这一刻, 他已经忘了这是节目录制现场.

[扑通]一声, 少年重重地在主持人面前跪下.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她! ]

少年满脸的汗水早已和眼角不断流淌的滚烫的泪溶在一起. 全场的人不知所措….

[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快叫救护车! 我求求你们救救她! …]

主持人惊愕地瞪着这个疯狂的少年.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但是他深知少年口中的[她]是谁. 那是这场比赛最有可能夺冠的人…她的歌声, 他一辈子不会忘.

不明真相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大吼, [快, 打120! ]. 

主持人蹲下来厉声问少年道, [她怎么了?]

少年早已被浸湿的面部已经看不出表情…只听到他的哽咽透过主持人的麦克风传遍全场…

[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梦境结束]

—————————————————————-

[你醒了??]

男主角缓缓睁开双眼, 他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保健室里.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 悠悠的目光正盯着他看.

他深知, 自己又一次, 获救了. 被同一个人…

而他不想再去回想刚才自己在生死线的边缘梦到了曾经的一段痛心疾首的经历.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