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minuendo

Filed in 記憶

一连几天的雨,停了。

在这个常年干旱的地方,雨水冲刷泥土的特殊气味,我快忘了。

像是我的那个“小癖好”,像是被锁紧了保险柜,再也没拿出来瞧瞧。


我的世界,一直很安静。

而我脑内的另一个世界,从未停止波澜。

小时候,别的孩子拉帮结伙成群玩耍着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游戏,我总是“不合群”的那一个。

然而我并不孤独。

我是主动的。

这是个小秘密—

我的想象力极其丰富,我脑内的世界是完整而宏大的。

曾无数次我为早早上床而感到兴奋不已,因为躺下就可以展开我的想象。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会开始这“想象”,迅速构造一个世界,迅速扮演里面的角色。

曾经没有手机的那个年代,这个“特殊的能力”伴随了我无数次一个人独处的时光。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世界失去了原本的安静。它驻进了人—很多很多人。

多到我快找不到我那个尘封秘密的小盒子了。

我喜欢静,却不爱待在家里。

任精神游走在梦与现实的边缘,自己却每天穿插在车水马龙中。

看着那些人,听着他们支离破碎的故事。

没有任何感觉,但他们的声音,使我的世界更加安静。

越发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亲爱的。我并不感到无聊。

我从不曾感到孤独和寂寞。

因为我的脑内,无比喧嚣。

小时候,世界是色彩。

长大了,世界是灰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Feedback

Comments

6 Responses to “Diminuendo”
  1. caselllee says:

    what remains of me

  2. 魔之左手 says:

    哈!这个想象,我也经常干2333。
    只是最近,时间不允许我再浪费时间进行想象。而偷偷在破碎的时间里构建的世界是不完整的,它总是悄悄破碎,只得重铸一个,然后再次风化在时间里。以前一个世界可以让我生活一年,或是在一年内生活在许多世界中,现在我却再搭不出一个完整世界。
    也许搭出了,世界是完整的,只是我待在里面的时间不再完整了。
    每当我和现实世界格格不入的时候,我就变成了旁观者,就像我的世界创造模式一样,随意行走,变换角度,看着别人的故事,有时候不禁也笑出了声。我开始观察别人的世界,看着他们现实而又梦幻的生活。羡慕吗?有的吧。嫉妒吗?不会吧,我可是能自己构建一个庞大时空出来的人,我想要的角色里面都有,巅峰的时候人物关系甚至比红楼梦还要复杂哼(喂,醒醒,别做梦了,能比上西游记就不错了)。
    难得空闲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到我“乱七八糟”(这个词用得真恰当)的世界里走走,虽然我大部分时候无法在我的世界里完成一个完整的任务(完成,还是创作?),但我还是很喜欢它。
    还有,很喜欢你(别想了,就是你╭(╯^╰)╮)。

  3. 酿酒的石头 says:

    Le fabuleux destin d’Amélie Poulain
    浪漫~

  4. ChrisLGranger says:

    要不开个咖啡馆吧,cc,看人来人往,听众生感叹?反正你也离不开咖啡,HH。作为一个想象力同样丰富的人,我现在还保留着这个习惯,会在大脑中构思一些东西,我一个人的童年因为这过的非常的快乐,也许再大点,这些都会被时间和世俗消磨殆尽吧。
    希望你能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还有不要太累了,加油!

  5. Hahdoa says:

    Binding of Issac…

  6. HF says:

    时常想象,像那个游戏中一样,去太阳以东,月亮以西的国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