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ularity

Filed in 記憶

想置身于黑洞之中,时间被无限拉长,永无终结。

想做一个置身事外的孤独观测者。

想要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多一分一秒也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What if…

Filed in 記憶

如果我的愿望可以实现,

我会不顾一切地去追你,寻你。我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我会躲掉所有慕名簇拥而来的人。

我会绕过他们,只为遇见你。
希望我的愿望可以实现。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Larghetto

Filed in 記憶

“惬意” 两个字, 形容了一个人给我的全部感觉。犹如午后拂过敞开的木窗边的一缕微风, 犹如雨后荷花叶边缘滑下来的一滴露水, 犹如大雪纷飞的冬夜里端上的一杯热咖啡, 苦中带着暖流, 很舒服。

后来想想, 如果哪天可以和她走在某个安静的小街道上, 聊点有的没的, 不也是挺好吗。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Abyss

Filed in 記憶

刚到2015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疑惑: 感觉脑海里还没有适应”2014″, 却不得不忘记它, 将这个固定数字替换成”2015″。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2016的身上。我还没有习惯2016这个数字吧, 感觉是那么陌生。


 

每次行驶在洛杉矶日落时分的公路上时, 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停留在西边那一大片橘色的天空上。

最生动, 最干净的画卷。映在眼前, 刻在心里。仿佛那些火红色的云彩里面装着些古代遗迹点缀的所谓的”天国”, 也不一定。

这个世界太美。

站在2000米高的悬崖边上望着深不见底的谷底的时候, 我更加这么认为。

这趟旅行, 虽然寒冬的高原吹着凛冽的风, 但看到那些宏伟壮观的自然景色时, 我只觉得美。

我望得出神, 我想纵身一跃, 坠入到那片深邃中…

也不再恐高。

一直以来都对这些很深不见底的地方有着极大的兴趣。我们明明知道地下是什么样子, 也知道的确有”地底”的存在—不同于天, 因为天空没有尽头。

然而人类并没有触及过这个潜藏在地表下的尽头。

冒险家们无数次站在海拔最高的山峰顶端, 却也没有见过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的样子。

在山顶, 一眼望去便是浩瀚苍穹; 而身处海沟深渊,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无尽的黑暗。

终究, 是害怕的。

DSC02138-2 DSC02030 DSC01972 DSC01978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sf>p

Filed in 記憶

她是我最美丽的一场梦.

She stays awesome.


 

这个世界就像是黑白颠倒一般, 给你摆出一位世界上最美丽的模特, 却只给了你一台破旧不堪的拍立得.

梦寐以求的相遇, 从始至终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糗事. 也许世界的意志觉得我仍不够格, 于是就从很直白地毁掉我的期待.

到头来, 也许换来了一场友谊, 却丢失了那千分之一的概率.

也许即使是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

有一股源自内心, 如火山喷发般的热流.

它存在.

它不存在.

它在燃烧.

它已结冰.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oronack

Filed in 記憶

我还没有见过你最好的样子。

希望还可以看一次繁星点缀的夜空,它们遥远而深邃地闪耀着,载着千万年的思念,传达给了观测者们。

我还想再多看一眼。

一眼也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ambiare

Filed in 記憶

在她的歌声中度过了一年的等待,而那个相会日子即将来临的时候,却胆怯了起来。

我也如同自己想往的人一样,一辈子都在父母的光环下,游走在梦与现实的边缘,一面是水深火热、色彩斑斓的大千世界,另一面只有安静的水天一线和淡淡的色调。
想去冰岛,想永远住在那里。那些壮观而精致景色可以满足我这个半吊子摄影师大部分的精神需求…
曾无数次一个人的时候幻想着如果能回到选专业那年,做出完全不同的选择,现在的路会不会不这么艰难?

像是徒步走上崎岖的悬崖,到了尽头,后面就没了路。

抑或是,我处在浓雾之中,看不到方向,看不到明亮。

压抑的时候听着她的歌,不知不觉沉浸在自己的假象中。另一个世界线的可能在脑内上演了小剧场。回过神来发现终究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假设。

于是眼泪落了下来,苦了自己,也暖了自己。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Telescope

Filed in 記憶

望着一个人的感觉,不同于看着一个人的感觉。

没法接近的距离,被重重的山和无尽的海隔开的距离,被束缚与原则隔开的距离。

望着同样一片深邃的天空,我看到的朝阳却是你刚惜别的晚霞。

刚刚还是一片火红的天,暗了。

刚刚还是一片漆黑的夜,亮了。

我离你很远很远,只能透过手里握着的天文望远镜,躲在目镜后面偷偷地望着那边。

每一次成功对焦的成像,都是一副深存记忆的奇观。

寂静而昏黑的夜里,你如同对岸那盏微弱而努力绽放的灯,点亮了我整个的夜,却不那么耀眼,透过我的望远镜,亮度刚刚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Life is Strange

Filed in 記憶

喜欢着游戏的自己.


 

今天在发布了最后一个实况后, 安心地拿起手柄, 玩起了Life is Strange这款SE制作的纯剧情向游戏.

从第一次的Time Travel我就已经感受到这款游戏非常合自己的胃口.

说来也怪. 每一个玩家对待游戏都有一己之见.

我认识的人里, 有人把游戏当做消遣, 有人拿来当做生活支柱.

有人纯粹享受着多人联机带来的协力奋战, 有人喜欢坐在屏幕前跟一个boss死磕到无伤通关.

如同陆夫人说过的, 录制游戏历程, 录制游戏人生. 这大概是每个人独到的游戏人生.

前不久有幸和一直仰慕的人交流了游戏感想, 而从对话中学到了更多东西, 也很意外在思想上产生了共鸣. 只可惜自己现在的立场没法再公开发表自己的想法了. 藏于心底吧.

很有幸, 喜欢的人, 仰慕的人, 和自己三观相互撮合, 如同两块挨着的拼图.

再来说说这款<Life is Strange>.

它第一章标题叫: Chrysalis 蝶蛹

第二章叫: Out of Time 时间匮乏

第三章叫: Chaos Theory 蝴蝶效应

这些标题让我很自然对这个游戏的发展产生了兴趣. 类似题材很多影视作品, 游戏都用过多次. 比如二次元的<命运石之门>, 三次元的<蝴蝶效应>, <源代码>, <明日边缘>等等. 主角们得到了一种可以穿梭于时间洪流之中的能力, 但是大多都会有一定程度的限制, 否则这个世界会如同自己的日记一样无聊.

讽刺的是, 主角受世界线的约束, 往往最后会栽在自己谱写的时间洪流中.

上面提到的作品, 主角到最后都要面对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问题. 可见时间回溯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因为事件的牵连, 像是拍地鼠游戏, 拍了这个, 那个又钻出来了. 从第一次时间穿越的时候, 就仿佛陷入了永劫, 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

然而一款时间穿越为题材的游戏, 非常接近生活, 又通过玩家的选择来决定剧情走向的着实不多见.

游戏里把这种Time Travel的能力叫”Rewind”, 图标如同一个倒回的漩涡. 而游戏最初的景象是一片暴风雨中挣扎的女主, 匍匐到灯塔. 灯塔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仿佛屹立在那里的一个不变的要素, 不会因为四维空间的改变而改变. 而她从灯塔放眼望去, 那巨大的漩涡仿佛要吞噬世界…

也许游戏的结局会收尾呼应, 第一次使用Rewind能力的时候, 注定了最后这个漩涡般的结局吧.

做好了结局的臆想和准备, 又继续拿起了手柄, 看这场最长的电影.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Harmony

Filed in 記憶

直到打开门一股热风迎面吹来时, 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和上一个冬天道别.


 

所有的三次元事物都会感受到时间的存在, 如果没有参照物却无法得知时间的流逝. 或是从日历, 或是从周遭包括自己的人和事, 或者每天路过的风景, 感受到时间一点点过去;

没有灵魂的东西, 更新换代;

有灵魂的东西, 变老了.

也许是自己的演技包不住皮表下那和一切格格不入的灵魂, 太多的臆想一点点快要变成了事实一样的存在. 记忆力很多走过的轨迹都乱了阵脚, 不知道哪些是真, 又哪些是假.

“真的发生过吗?” 每当沉浸在一段温馨的回忆中时, 却常常这样问自己.

是的, 记忆是时间在每个人脑内最强烈而卑微的烙印, 将每一帧画面印在一个长长的底片上, 保存在海马体里等待着冲洗.

置身于一片洋溢着祥和味道的风景中时, 便会犹豫, 是掌握眼前这片美好, 还是缅怀与曾经泛黄的胶片, 还是对未知的将来产生更多的期待?

每多接触一个人, 一件事, 一段经历, 都会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旋律演奏出不和谐的音调. 就算节拍一致, 奏响的和声却难听地刺耳.

不和谐.

本以为更多的接触可以最终找到谱子上可以切入的小节, 让两段旋律至此融合.

然而…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