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Filed in 記憶

最近总是失眠,很欣慰生物钟调整到了正常的时间,但调整过来的仅仅是起床的时间。仍然无法保证更早的睡眠,每天都会少睡几个钟头,日积月累,少睡好几百个钟头。

以前还会抱怨,“人生一半的时间都在睡觉”。

所以白天有的时候会小憩,而现在,这几分钟乃至几十分钟的大脑休眠,也会做些不切实际的梦了。

《盗梦空间》里说过,人类做梦的时候大脑高速运转,所以梦境里面的时间是现实时间流逝的几倍。

宁可信其有。

我总是会做梦,各种各样的,和现实贴近关系的,或者是和现实毫无关系的。

然而经常出现在梦里的人,都是深藏于记忆深处的那些,甚至有的只有过一面之缘。

他们就那样赫然出现在我的梦境里,而梦境里的我也不会觉得有多么惊讶。

是的,就像是刚刚的梦里,见到了她。

我幻想过无数种,与她相遇时的自己的模样、神态、心跳的节拍、瞪大的瞳孔。

然而在梦里,没有任何的过度激动。

而是拼命地说服自己:这是真的!这是现实,这不是梦!

像是老朋友一样,去了很多地方玩,又跑去夜景的餐厅畅谈人生。

那感觉像极了我与熟悉的朋友间的相处。

要说哪里不同,就是我不断地说服自己:是真的。

是真的。

即使现在不是,将来也会是吧?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tiquette

Filed in 記憶

Together.

Stronger.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Breeze, bliss.

Filed in 記憶

走在40度高温的洛城街道上,过往的人群,不去看他们。

看不懂,看到的那些片刻,也用不上。

路边书上的叶子摆动了几下。

一阵带有海水气味的微风划过耳边。

闻了闻,味道有些淡咸。

我会心一笑。

这味道,像极了你。

And I want more.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Aletheia

Filed in 記憶

VE

RI

TAS

“Many years later, as he faced the firing squad, Colonel Aureliano Buendía was to remember that distant afternoon when his father took him to discover ice.”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legy

Filed in 記憶

“The spirit of her invincible heart guided her through the shadows. “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mber

Filed in 記憶

Perfect symmetry.

完美的对称。


 

当我了解到更多知识,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更加神秘而深邃,更加遥不可及。

当我更加了解你,便会觉得你如同这个世界,仿佛越来越近,却越来越模糊。

我找不到完美的对焦点—远也模糊,近也模糊。

不洁的想法在脑海中酝酿。

记得曾经那个她说过:“你眼里谁都厉害,说明你不厉害。”

她眼里我很厉害,但是也不曾夸过我半句。

每天都在做着一场扑朔迷离的梦。

冰岛。

和你,一起。

能实现吗?

对未来的不确定——

这跟去纸醉金迷的赌场拿出一叠子富兰克林面钞塞进老虎机还不一样,因为赌徒会期待那0.01%的希望,却不会给予希望。

我对这个只是键盘敲出来的未来仍保有一丝希望。

所以会惶恐,会不安。

Can I ?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Singularity

Filed in 記憶

想置身于黑洞之中,时间被无限拉长,永无终结。

想做一个置身事外的孤独观测者。

想要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多一分一秒也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What if…

Filed in 記憶

如果我的愿望可以实现,

我会不顾一切地去追你,寻你。我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我会躲掉所有慕名簇拥而来的人。

我会绕过他们,只为遇见你。
希望我的愿望可以实现。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Larghetto

Filed in 記憶

“惬意” 两个字, 形容了一个人给我的全部感觉。犹如午后拂过敞开的木窗边的一缕微风, 犹如雨后荷花叶边缘滑下来的一滴露水, 犹如大雪纷飞的冬夜里端上的一杯热咖啡, 苦中带着暖流, 很舒服。

后来想想, 如果哪天可以和她走在某个安静的小街道上, 聊点有的没的, 不也是挺好吗。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Abyss

Filed in 記憶

刚到2015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疑惑: 感觉脑海里还没有适应”2014″, 却不得不忘记它, 将这个固定数字替换成”2015″。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2016的身上。我还没有习惯2016这个数字吧, 感觉是那么陌生。


 

每次行驶在洛杉矶日落时分的公路上时, 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停留在西边那一大片橘色的天空上。

最生动, 最干净的画卷。映在眼前, 刻在心里。仿佛那些火红色的云彩里面装着些古代遗迹点缀的所谓的”天国”, 也不一定。

这个世界太美。

站在2000米高的悬崖边上望着深不见底的谷底的时候, 我更加这么认为。

这趟旅行, 虽然寒冬的高原吹着凛冽的风, 但看到那些宏伟壮观的自然景色时, 我只觉得美。

我望得出神, 我想纵身一跃, 坠入到那片深邃中…

也不再恐高。

一直以来都对这些很深不见底的地方有着极大的兴趣。我们明明知道地下是什么样子, 也知道的确有”地底”的存在—不同于天, 因为天空没有尽头。

然而人类并没有触及过这个潜藏在地表下的尽头。

冒险家们无数次站在海拔最高的山峰顶端, 却也没有见过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的样子。

在山顶, 一眼望去便是浩瀚苍穹; 而身处海沟深渊,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无尽的黑暗。

终究, 是害怕的。

DSC02138-2 DSC02030 DSC01972 DSC01978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