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scope

Filed in 記憶

望着一个人的感觉,不同于看着一个人的感觉。

没法接近的距离,被重重的山和无尽的海隔开的距离,被束缚与原则隔开的距离。

望着同样一片深邃的天空,我看到的朝阳却是你刚惜别的晚霞。

刚刚还是一片火红的天,暗了。

刚刚还是一片漆黑的夜,亮了。

我离你很远很远,只能透过手里握着的天文望远镜,躲在目镜后面偷偷地望着那边。

每一次成功对焦的成像,都是一副深存记忆的奇观。

寂静而昏黑的夜里,你如同对岸那盏微弱而努力绽放的灯,点亮了我整个的夜,却不那么耀眼,透过我的望远镜,亮度刚刚好。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Life is Strange

Filed in 記憶

喜欢着游戏的自己.


 

今天在发布了最后一个实况后, 安心地拿起手柄, 玩起了Life is Strange这款SE制作的纯剧情向游戏.

从第一次的Time Travel我就已经感受到这款游戏非常合自己的胃口.

说来也怪. 每一个玩家对待游戏都有一己之见.

我认识的人里, 有人把游戏当做消遣, 有人拿来当做生活支柱.

有人纯粹享受着多人联机带来的协力奋战, 有人喜欢坐在屏幕前跟一个boss死磕到无伤通关.

如同陆夫人说过的, 录制游戏历程, 录制游戏人生. 这大概是每个人独到的游戏人生.

前不久有幸和一直仰慕的人交流了游戏感想, 而从对话中学到了更多东西, 也很意外在思想上产生了共鸣. 只可惜自己现在的立场没法再公开发表自己的想法了. 藏于心底吧.

很有幸, 喜欢的人, 仰慕的人, 和自己三观相互撮合, 如同两块挨着的拼图.

再来说说这款<Life is Strange>.

它第一章标题叫: Chrysalis 蝶蛹

第二章叫: Out of Time 时间匮乏

第三章叫: Chaos Theory 蝴蝶效应

这些标题让我很自然对这个游戏的发展产生了兴趣. 类似题材很多影视作品, 游戏都用过多次. 比如二次元的<命运石之门>, 三次元的<蝴蝶效应>, <源代码>, <明日边缘>等等. 主角们得到了一种可以穿梭于时间洪流之中的能力, 但是大多都会有一定程度的限制, 否则这个世界会如同自己的日记一样无聊.

讽刺的是, 主角受世界线的约束, 往往最后会栽在自己谱写的时间洪流中.

上面提到的作品, 主角到最后都要面对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问题. 可见时间回溯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因为事件的牵连, 像是拍地鼠游戏, 拍了这个, 那个又钻出来了. 从第一次时间穿越的时候, 就仿佛陷入了永劫, 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

然而一款时间穿越为题材的游戏, 非常接近生活, 又通过玩家的选择来决定剧情走向的着实不多见.

游戏里把这种Time Travel的能力叫”Rewind”, 图标如同一个倒回的漩涡. 而游戏最初的景象是一片暴风雨中挣扎的女主, 匍匐到灯塔. 灯塔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仿佛屹立在那里的一个不变的要素, 不会因为四维空间的改变而改变. 而她从灯塔放眼望去, 那巨大的漩涡仿佛要吞噬世界…

也许游戏的结局会收尾呼应, 第一次使用Rewind能力的时候, 注定了最后这个漩涡般的结局吧.

做好了结局的臆想和准备, 又继续拿起了手柄, 看这场最长的电影.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Harmony

Filed in 記憶

直到打开门一股热风迎面吹来时, 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和上一个冬天道别.


 

所有的三次元事物都会感受到时间的存在, 如果没有参照物却无法得知时间的流逝. 或是从日历, 或是从周遭包括自己的人和事, 或者每天路过的风景, 感受到时间一点点过去;

没有灵魂的东西, 更新换代;

有灵魂的东西, 变老了.

也许是自己的演技包不住皮表下那和一切格格不入的灵魂, 太多的臆想一点点快要变成了事实一样的存在. 记忆力很多走过的轨迹都乱了阵脚, 不知道哪些是真, 又哪些是假.

“真的发生过吗?” 每当沉浸在一段温馨的回忆中时, 却常常这样问自己.

是的, 记忆是时间在每个人脑内最强烈而卑微的烙印, 将每一帧画面印在一个长长的底片上, 保存在海马体里等待着冲洗.

置身于一片洋溢着祥和味道的风景中时, 便会犹豫, 是掌握眼前这片美好, 还是缅怀与曾经泛黄的胶片, 还是对未知的将来产生更多的期待?

每多接触一个人, 一件事, 一段经历, 都会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旋律演奏出不和谐的音调. 就算节拍一致, 奏响的和声却难听地刺耳.

不和谐.

本以为更多的接触可以最终找到谱子上可以切入的小节, 让两段旋律至此融合.

然而…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alando

Filed in 記憶

如果涮火锅的时候, 把肉片丢进去涮涮就捞出来吃, 会因为尚存的寄生虫而引起肠胃炎.

然而多等一会儿肉片也不会化掉, 却能换来更棒的口感.

然而很多人明知如此, 却硬要在肉片依然带着血色的时候捞出来, 生怕火候太大, 老掉了.


 

如果把两个人的生命比作[线], 有人会说, 两个人要么平行, 要么相交.

但是, 相交的线只是在一个点相交, 之后便越分离越远, 直到相隔着无限的距离.

相比之下, 还是平行线稍微舒服一点吧? 可以保持一个固定的距离很久很久, 也不用担心破坏.

和洁癖没有关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距离, 不希望别人踏进这个范围哪怕一步.


 

我太喜欢那个声音. 不是什么厉害的功夫, 在那声音里没有掺杂过多的东西, 没有发自肺腑的阳刚, 亦没有源自喉咙边缘的震动. 但是每一个音节都直击心灵.

怎么听都不会腻.

逐渐地去了解发出这声音的人, 了解到那个人的人生理念, 在做的事, 在声音之外又对其人产生了景仰.

屏幕上每一句言语反复删掉, 退格, 左右键, 修改, 再修改, 最终下决心一个回车敲出去, 依然看起来很糗. 然而这对话也没有进行下去太多.

然而我已经很难说清, 这份尴尬羞涩是源于什么感情 — 是友情吗? 是憧憬吗?

多么渴望, 和她可以像两条稍微靠近一点的平行线, 或者是两条不平行的直线, 哪怕一瞬间撞在一起也好, 如同原子加速对撞般激烈绚烂.

开车时脑海里具现了无数次, 她坐在副驾驶的场景, 车里播着她的歌, 会不会很尴尬? 然后自己开始偷笑.

一起来到在某个老城区安静的咖啡馆里, 高高的房顶, 灰暗的灯光, 坐在一起, 边喝咖啡边扯扯淡.

然后咖啡师父在吧台后边调试着咖啡, 边偷听着对话, 嘴角露出一点不明显的轻笑. 播起了安静悠扬的古典音乐.

天空很美, 它一直在那里, 承载着亘古的记忆, 俯瞰着我们这些渺小的生物们.

它眼中的我们, 就像是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 一经写下, 整首曲子就会构成, 转换为声音, 通过介质传递到另一个介质中.

然而这个假设的前提是, “同一平面内”.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Forte Piano

Filed in 記憶

再快乐的事情也只是一瞬间的烟火, 等火花散去又觉得冰冷.

我们面对面交谈, 两个人都在笑, 却不笑在心里.

这条”路”上的风向标就像是遭遇了什么地底神秘磁场一样, 疯狂地乱转.

好想让它们都停下来.

像躺在一片旷野, 看着随微风而轻转的风车.

看一天直到夕阳.

然而, [理性]并非意味着尚存希望, 而是没有胆量变得疯狂!

它还能坚持多久?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ollapse

Filed in 記憶

之前会热衷于收集宇宙的一些照片。比如太阳系的全景,银河,外太阳系…
有一天突然反应过来:这些看起来如假包换的照片,是怎么拍的?
原来,一切都是科学模拟图形。否则一个能飞到太阳系外的相机,就算以光速飞过去,这单程要拍上个十几年。

我很喜欢那片天空。深邃而神秘。
人们喜欢把自己“包裹”起来以起到心理上的自我保护。比如穿衣服和住房子。然而人类从很原始的时候就有了住房子这个概念,把自己保护起来…
所以“门”和“墙”这两个东西就出现了,前者是与外界的开关,后者则是隔绝的一道屏障。
不仅仅是宏观世界,围观世界也是有着无数“无形”墙。比如电子云的模型…
一切都是圈起来的,但是世界不是。就算一个巨大的网覆盖住了地球,它依然是裸露在宇宙中,就这样被世界看光。
无限。
宇宙始于一个点,一只不断被吹大的气球。每个星系就如同在气球上的点,气球越膨胀,点和点之间的距离越是遥远。所谓“光速不可越”,是在一个参考系(一个宇宙)里才成立,然而宇宙和宇宙间是超光速的膨胀…
谁看见了那些东西?没有人。
我们连自己太阳系的容貌都未曾窥探过。
一切只是科学与美学的融合,把那片未知的遥远以绚烂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眼前。

我又想到了黑洞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第一次看它的模型时,我觉得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那玩意儿。
想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困在一个梦里。很闷。
夜晚里自己站在建筑物的楼顶,然而天空很低 很压抑,一个黑色漩涡笼罩着整个天空,自己像是要被吸进去了一样…
同样的梦出现过好多次,有的时候是躺在床上望着窗外,依然是那个洞覆盖的天空。

后来好多年不再做那个梦了。
一直喜欢看夜空,不是那呈现在高级相机里的银河夜景,而是觉得天空是一本翻不完的书。它承载着无限的可能,尚未有的理论,尚未统一的世界法则…

然而,就在刚刚,自己躺在床上望着天空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瞬间,仿佛那片天又被曾经困扰自己无数次的梦里那个巨型黑圈,盖住了。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Dream(s)

Filed in 記憶

梦想是个很大的词. 曾经有过了不起的梦想的人, 都在岁月中丢掉了”想”这个词, 只剩下一段段”梦”.

然而梦醒的时候, “梦”变模糊了大半, 周遭繁杂的干扰, 很快就忘了模样.

最近常常想到一个爱做梦的家伙. 会去看他的主页, 听着BGM, 盯着看好久好久.

他说过, 自己制作的东西是为了”记录一段炽烈而迷幻的梦“. 

可惜他, 并没有做完那个梦. 就像是做着奇异的梦的人, 在梦境最美好的时候被惊醒一样—也许是潜意识里的生物钟, 又或是刺眼的阳光忽然关闭了梦境的通道. 他那段灿烂的记忆, 被上帝(大概)惊醒了.

真正理解”逝去”的意义的时候, 也许就是内心拨了一根弦, 却听不到任何回响.

仿佛身处一片旷野. 我大声喊, 却换不来任何震入耳膜的回音.

然而天依然是那么宁静般蔚蓝—甚至就像是被撒上了一层蓝色的燃料. 也不知那是真实, 还是虚幻.

他和他很像. 游走于游走于梦与现实的边缘,仿佛离这个社会很遥远很遥远.

若那一场场炙热绚烂的梦是旷野的物语—蓝天, 阳光, 暖风, 草丛, 鸟儿.

我大概就是坐在旷野中的小板凳上, 手臂搭在书桌上托着脑袋晒太阳的旅人吧.

而那阳光, 永远那么暖.

只身一人的世界, 是一片安详.

然而在英语里, “梦”和”梦想”一样, 都是”dream”.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vanescent

Filed in 記憶

昨天, 做了一个梦.

平时睡觉也没有那么久, 而做到了奇怪的梦就不想再醒来, 这应该对很多人而言不是一个陌生的心情. 说来也奇怪, 不想醒来的原因是知道那是一场不现实的幻境, 而正在幻境里神游的自己却感受不到那就是一场幻境.

想起小时候看的机器猫大长篇, 里面有一本提到了做梦机, 可以一个按钮就把现实和梦境整个对调, 从此”梦醒”便成了”入睡”. 一个按钮, 抛弃了一切自然定理, 就是那么简单地让人相信那只是一部漫画.

如果不写点东西记录这场梦境, 也许不久的将来就会忘记的吧. 准确的说, 从起床到现在已经忘掉了80%. 只剩下那几个镜头. 我觉得这种记不住梦的人体本能是出于自我保护的一种仁慈. 否则当一些如此真实却不真实的记忆刻印在脑海的话, 会有多添乱.

梦到什么了呢?

哦, 一个人. 很普通的梦了.

那个人是谁?

嗯…一个想接近但是没法接近的人. 她出现在我每一天的生活中, 而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近.

梦里发生了什么呢?

很简单的场景. 一切在梦里感觉都那么理所当然. 一场擦肩而过的相遇.

我走过她身旁的那一刻, 正面打了声招呼, 又凑到她耳边悄声祝她生日快乐, 并补上了一句,对不起, 我的祝福晚了一天, 因为时差, 我的今天却是你的昨天.

而她也同样小声回复了声, 没关系. 还讲了很多, 我却记不清了.

然后我们又一起打电动, 对着镜子玩自拍, 还有些琐事, 都是一对机油会做的事情. 无一例外.

记不得的是, 具体都做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还有她的帅气中夹杂貌美, 和令人心生羡慕的身材. 没得挑.

记得清的是, 那种熟悉的感觉. 现实中几乎没什么交集的两个人, 梦里的感觉就像是关系不错的老友在一起疯闹.

而醒来的时候, 窗外正在下雨. 昏暗的天空, 像是一场来自自然定理的嘲讽. 那只是一场梦吧.

我躺在床上, 睁眼的那一刻便感到空洞.

哗啦哗啦.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Tacet

Filed in 記憶

上一次出门还被烈日晃得什么都看不清, 夕阳下依然被一股闷热烧得心烦意乱.

今天晚上出门, 跑在人流涌动的街头, 却能感觉到秋风带来的丝丝凉意.

是的, 秋天不知何时已经赶走了夏天.

接下来看到的景色会不会时一种秋才独有的凄凉洒满目光所及的各个角落呢?

感觉那些盛夏里绽放的植物们要在这个季节枯萎. 也不仅仅是视野里的那些景色, 从内心, 也有很多事情在凋零.

虽然挺过了寒冬, 来年又是暖春盛夏. 一样的故事, 不一样的说着故事的灵魂们, 编撰了名为时间的一本童话.

 

想起来也是很久没拍景色了. 在盛夏记录了好多海滩和热闹的夜晚, 而在初秋, 镜头可以记录的便是整个世界的骤静.

如同一场盛大的交响乐突然没有了声音,

如同一群疾走的马匹突然停下了步伐.

世界安静了下来.

我在做着游戏视频时, 窗外一阵凉风划过鼻尖, 一瞬间哑口无言, 看着录制进度条默默地在屏幕上推进, 沉默后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也许内心某处也随着整个盛夏的谢幕, 变得安静起来.

不想接近人的心思, 原来从没有变过.

silent C

 

只想安静地做好自己.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Animus

Filed in 記憶

像很多这个年龄还没有什么作为的人一样,

我也期待在什么地方认认真真地做一起事情…

加上蔡吟枫的忽悠, 最终就决定在临近期末的时候, 开始做一名up主.

有点上瘾!

—————————————

感觉, 身边的事情, 好多事情, 别人的喜怒哀乐, 别人的悲欢离合, 都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即使有时候自己是故事的主角.

看了岚少几期实况, 她会将自己带入到游戏的角色里并哭出声来. 我一脸不知所以然的表情盯着屏幕看.

“有什么…泪点吗?”

从以前, 到现在, 一直都是, 单纯的”催泪”的事情不会让我的泪点上线, 亲友的生离死别更不会让我感到丝毫地悲伤…

突然想到<晚安像素人>里面女主角的经典台词: You’re just happy being sad, aren’t ya?

跑题…

然而偶尔从自己双瞳涌现出的泪滴也逐渐让我明白自己的泪点在哪里:

比如, 看玩具总动员3结局时那段”就再也不会有”的道别;

比如, 看哈利波特7下时, 看到面对伏地魔大军的霍格沃兹门前, 麦格副校长用颤抖的声音念咒呼出巨大的装甲师兵并命令”Protect our school!” 的时候;

比如, 在中学时刚和大自己一届的偶像级人物完成CJ时, 想到对方即将高考而自己即将出国, 再也不会有什么”一起干一番大事”的诱因的时候;

比如, 当看动画看到朋也在火车上回答古河汐妈妈是怎样的人的问题的时候, 我的表情几乎和他同步, 在同一时刻泪腺崩坏.

等等等.

乍看之下, “离别”才是始作俑者, 但其实, 离别之后的”回忆”才是杀手锏.

很多过去的事情, 就让它过去, 只要事后不再想起, 就不会触发任何对于事件的情感.

看着过往的人们, 一面想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一面感叹”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和故事?”

 

0与1之间, 存在着无限.

世界的极限是0.99999…而不会到达1.

世界上60E人可以产生的随机事件, 而产生的分支—如果把一个人的故事比喻成Chaos Theory里面的一条由原点出发的线, 这条线会因为混沌而逐渐产生分歧, 到最后也许填充了整个平面—没错, 用单纯的线条填充的一个平面. 那么60E人所派生出的随机足够可以勾勒出一个宇宙的模样, 了吧.

对于很多凡人而言, 世界的极限便是处理好身边的事, 娶妻生子, 完成人生的主线.

他们抬头看星空时, 看到的只是一个大大的月亮并幻想着嫦娥奔月的故事.

这时候又觉得, 除了书本, 除了学校, 大多数的人际交往真的很无聊.

平凡.

简单.

然而我所追求的是什么, 迄今自己也不知道.

想要惊险吗, 想要刺激吗?

还是只是求得一阵安详…呢?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