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e

Filed in 記憶

记得之前有一次, 在一间经常去的餐馆和妈妈就餐.

我是后到的, 带着别家店的东西进了那家店, 结果被门口的接待服务员嘲讽了一番. 我一怒之下跟她吼了起来. 然后被妈妈当着众顾客的面怒斥.

我和妈妈很快就互相理解并和好如初了.

只是那间餐馆, 即使很喜欢, 却再也没有进去过.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usp

Filed in 記憶

两个运动员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A是富家子弟, 穿着一双限量定制的耐克鞋. 他的亲朋好友包下了最好的位置, 为他喝彩.

B是乡下人, 干净的队服却配上一双磨破的跑步鞋. 全村人围在一台24寸电视机前, 期待他的演出.

这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不论是A还是B, 都经历了几年的集训, 为了只是这一刻的角逐, 最终胜出的人可以代表国家队出征奥运.

—–

最终冲破了重点线的, 是A. 他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在欢呼雀跃中跑遍全场.

B的同胞叹了叹气, 纷纷离开电视机, 他们说, “这是命”.

事后媒体报道: “A身着限量耐克鞋夺魁, B惜败.”

B的老家坊间也随之流传着这样一个谣言: “咱们村的B娃娃一点不比A差的, A上面认识人, 所以跑得快!”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Residue

Filed in 記憶

会不会觉得很闷? 当你觉得你很熟悉一个人, 但其实你并没有多熟悉?

你觉得你很熟悉一个人, 但是关于他的新闻你都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

你经常对那种狐朋狗友的关系嗤之以鼻, 但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去承认, 这一次真的, 也许, 你只是你眼中的那个人的一位狐朋, 或者狗友.

 

如果有一点我想从网络的世界里消失, 我可以轰轰烈烈地跟所有网友来一场道别, 但是我也可以像平常一样, 说笑几句之后, 头像再也不亮.

如果我决心要从这个让人着迷的虚拟世界里消失, 我不会管其他人当事后察觉真相时的感受了吧.

就像是现实生活中, 一个人死去了, 就不知道他曾经的存在是如何深刻地烙印在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曾经在乎过他的人的脑海中了.

所以如果我真的从一场宴会中退席, 我就会在别人不察觉的情况下看似无意识地一点一点向门口移步, 然后一点一点拉开打开那扇门, 最后在一片欢笑中从门缝中溜走.

而我已经下定决心 不再回去[门里]了.

我拨乱自己为了宴会而精心打理的发型, 脱掉那件在精品店重金买下的外套, 抽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黑框眼镜, 挂在鼻梁上; 脱掉锃亮的皮鞋, 换上一双converse, 径直向前方走去, 脑袋不会向后方转哪怕一度.

昨天的那页已经过去了.

我不知道门里的那些人在察觉事情不对头时会怎样. 也许会觉得我是偷偷跑去马桶前酒后作呕了吧; 也许会觉得我有急事先离开了吧; 也许会觉得我躲起来准备什么surprise送给哪个宴会中我最青睐的女生了吧.

太多的假设, 最终他们都肯定一件事, 就是我还会在第二天出现. 哪怕我被人绑架的这种可能成立, 也会有人打通我家人的电话报上一个可观的数字和对讲机另外一边我的呻吟.

可是这些假设都不成立.

与其说是离开, 不如说是消失.

也许我要去做一件大事. 也许我只是漫无目的地径直向门的反方向驶去.

Based on 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

I dont know where I will be, but I know how fast I’m moving.

门里的那些人会忘记我吗?

我在他们脑海中的记忆, 便是我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唯一的证据.

如果记忆可以像一张磁片, 被格式化消除上面承载的数据的话, 我的存在也是可以消除的. 只要消除了别人的记忆, 那么就等于从世界线上消除了我的存在.

哦, 还有一个人记得我自己.

那就是我自己.

但是如果我的存在仅存于自己的记忆中…

谁能肯定我不是一份幻想?

我…存在吗?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Untitled)

Filed in 記憶

人类对宇宙的痴迷, 就如同人类渴望自由一样, 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信仰.

 

人的思想, 终究是要分成几个层次的. 首先人要满足自己的生存条件, 然后满足自己的七情六欲, 最后, 是一种对未知的渴求. 最终得到了什么呢? 一切的理论与科研成果, 最终引导人们走向那个名为[未知]的终点.

未知的终点, 仍然是未知.

我从来都认为, 那些对科学迷恋并终其一生去研究大统一定则的人, 是寂寞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人类成功论证了[大统一定理], 如同霍金说的那样, [理解了神的意志]…那一天会是世界的新起点, 还是人类的灭亡?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Intermezzo

Filed in 記憶

没有丝毫新鲜感的梦境, 一切的剧本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

也歪打正着为我的神坑游戏做了一种素材.

当主角不敌某怪物后, 被逼入绝境时被女主角搭救, 然而被怪物刮伤的男主角被女主角用药物抢救的过程中, 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你或许可以叫它, 回忆杀.

———————————————————-

[梦境进入]

少年站在幕后, 怜惜的目光看着舞台上那个举着麦克风歌唱的少女.

评委们一直觉得, 这届大赛, 她有可能拿下第一名, 现场的观众们也给予了最热情的关注.

然而, 少年不是这么认为.

少年很是害怕. 他只怕台前的少女体力不支倒下. 少女还是努力唱完了最后一首歌.

尔后, 观众散场了, 少女的闺蜜和好友都跑来后来和她细语长谈.

少年牵着少女的手, 走了很长一段路. 他从掌心炙热的温度感觉对方肺火旺盛吧.

他们聊了很多好玩的事情. 少年又回忆起当初和少女的相识, 期间的种种. 然后称赞刚才LIVE里现场观众和评委的高度评价. 少女的脸上呈现出安静的笑.

夜光下少年希望, 这一刻可以延伸至永恒.

然而, 少年察觉到少女俞渐不稳的步伐. 他不得不承认这种让人窒息的打击敲碎了他水晶般地幻想.

[你累了. 我们要不要回去… ]. 少年停下步伐, 关怀的目光扫遍少女全身…

就在此时—

少女的身体像是手里陨落的一块纱巾, 就这样慢慢向下滑…

少年感觉拖住了少女即将撞击地面的身子, 让她趴在自己并不结实的背脊, 然后用力站起那缺乏运动神经的僵硬的双膝, 疯狂地跑向附近另一个LIVE现场.

主持人怎么也不会想到, 这个全国几千万观众正在观看的现场, 会冲进一个毫不顾忌保安阻拦的人. 他狼狈的形象迅速冲进了摄像机的画面.

这个横冲直撞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少女. 很多观众随声认出了少女的身份, 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和配合这个表情的唏嘘声.

[啊…那不就是那个TOP1吗…]

主持人长大下巴看着这个踉跄地背着刚刚那场比赛里进击全国半决赛的女歌手的少年…[你们别拦着]他拿起话筒对着那些不知所措的保安说. 这一刻, 他已经忘了这是节目录制现场.

[扑通]一声, 少年重重地在主持人面前跪下.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她! ]

少年满脸的汗水早已和眼角不断流淌的滚烫的泪溶在一起. 全场的人不知所措….

[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快叫救护车! 我求求你们救救她! …]

主持人惊愕地瞪着这个疯狂的少年.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但是他深知少年口中的[她]是谁. 那是这场比赛最有可能夺冠的人…她的歌声, 他一辈子不会忘.

不明真相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大吼, [快, 打120! ]. 

主持人蹲下来厉声问少年道, [她怎么了?]

少年早已被浸湿的面部已经看不出表情…只听到他的哽咽透过主持人的麦克风传遍全场…

[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她要死了….]

[梦境结束]

—————————————————————-

[你醒了??]

男主角缓缓睁开双眼, 他发现自己被安置在保健室里.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 悠悠的目光正盯着他看.

他深知, 自己又一次, 获救了. 被同一个人…

而他不想再去回想刚才自己在生死线的边缘梦到了曾经的一段痛心疾首的经历.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Concerto

Filed in 記憶

终于决定买MIDI键盘制作音乐. 这么说真的是太过于抬举自己, 不过是一种新的消遣时间的方式吧.

既然明天就要去San Diego玩两天, 接下来又是几天的考试…就决定趁热打铁, 随手做了3个…!

除了星之所在 另外两个是真·原创

星之所在不觉得长笛更带感吗?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Intermezzo

Filed in 記憶

清澈的风吹拂过额头, 我闻到了秋天的味道.

感觉一整个夏天都是躲在拉着窗帘的房间里度过的. 没有去海边嬉戏, 没有去山涧观光, 在不断地敲击着键盘的过程中目送一个夏天不情愿地迎来了它的尾声.

真的很怀念那些下午和某人一起玩RO的日子. 我的下午是她的晚上, 我们一起从爬塔到排水到蹲野外boss, 时不时还会听到对方yy飙歌…然而这些日子随着一些突如其来的事情, 不情愿地划上了一个残缺的句号. 接下里的这段日子里, 每天中午起床, 一直到晚上去健身前, 都一直和某人保持着这种[连线]. 网络上我们被文字和表情图包连接在了一起, 然而彼此的精神世界, 也为对方留出了一个专属的席位.

我从认识你的那一刻就知道, 我的世界即将被你塞满. 经历了所谓的风风雨雨后, 这段纯洁的[友谊]揭开了那层朦胧的面纱. 这种彼此之间的真实感让我更加珍惜这根连接着的线. 我被你的思想指引, 被你的文笔触动, 被你的歌声震撼, 被你的琴声感染. 你不是神明, 但是你是我迷惘的星际巡航中最需要的希望之星. 我在一片漆黑的小行星带穿梭了几个世纪, 终于, 找到了我的haven.

然而随着你从那片净土的回归, 这段打着节拍器的生活节奏就要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 从避难所走出来面对世界的彼此 都要面对各自的人生路吧.

当各种压力萦绕在心头的时候,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迷失.

是的呢, 我不知道我的下一站在哪里, 更别提什么终点站.

然而, 再怎样温暖人心的一本童话, 总会不知不觉就翻到卷尾. 明明知道马上就要迎来故事的结局, 但是我不忍心, 我希望这一刻的美好可以得到永恒.

合上这本书, 是对过去最直接的告别, 也是对明天最大胆的面对.

 

这段夏天铭刻了一段灿烂的回忆, 今天记录在这里, 被将来某一天的自己看到的话, 会不会会心一笑呢?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Paradize

Filed in 記憶

眼前的景象, 我止住了步伐. 

丝毫不会觉得夕阳只是近黄昏.

远处的天际线被染成一片鲜橙色的云海.

只有此时, 我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我曾经和现在, 一直都在幻想

幻想自己可以置身于那片云海里…我将会看到怎样的景色呢?

然而我知道, 在科学的角度上, 真正到了那里只会看到相同的景色罢了.

然而…

会不会, 有那样一个世界, 夹杂在[云眼中的太阳]和[观测者眼中的云]之间?

会不会有天堂般熠熠生辉的一幕, 就在那群淡金色的云端?

也许真的有那样的一个世界存在, 真的有吹着风笛的牧羊人和弹着竖琴的天使.

人类没见过, 所以不相信.

人类相信, 因为没见过.

 

sunset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Religion

Filed in 記憶

The most beautiful and deepest experience a man can have is the sense of the mysterious. It is the underlying principle of religion as well as  of all serious endeavor in art and in science…He who never had this experience seems to me, if not dead, then at least blind. The sense that behind anything that can be experienced there is a something that our mind cannot grasp and whose beauty and sublimity reaches us only indirectly and as feeble reflexion, this is religiousness. In this sense I am religious. To me it suffices to wonder at these secrets and to attempt humbly to grasp with my mind a mere image of the lofty structure of all that there is.

—Albert Einstein, 1932

人类能体验到的最深处最美丽的感觉无非是神秘感了。它是一切宗教信仰的奠基,亦是所有艺术以及科学的审慎研究的出发点。对于那些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感觉的人,我觉得,就算不是行尸走肉,也至少算是盲目懵懂的了。去感受每样事物背后的那种我们大脑难以透彻领悟,而只能通过间接体会到的美,就像模糊的倒影一般——这是一种虔敬。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信仰宗教的。我对这些秘密充满神往,谦逊的试图弄懂那些宏伟构造的区区一面,而我自己就已然知足了。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于1932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Divergence

Filed in 記憶

[如果可以, 回到过去]

今天呆呆地盯着屏幕上的课表看. 想抓一节基础的Computer Science课来塞空子, 但是系统冰冷的温馨提示不许我那么做, 因为所有的CS课只针对Major开放.

想一想当初的确准备出国的时候, 是抱着将来做一款惊世骇俗的游戏的热血漫画一样的理念的呢.

如果可以发一封D-MAIL给那时候的自己, 我会写的内容就是, [不要后悔, 一切随心].

这八个字也许会改变以后的很多事情吧…

一个人活得成功与否, 看得大概就是他一路走过来会不会幻想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吧.

一路走来, 短短23年, 我后悔的次数不仅仅这23次. 从小受机器猫时光机的影响, 总是幻想可以那天拉开抽屉就可以钻进去, 回到想回到的那个人生点.

[人是不能违逆时光的洪流的]

的确不能. 最常见的说法就是, “如果可以, 为什么我们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呢?”

也许…也许有朝一日人类真的可以虫洞time leap穿梭到过去…但是那时候的法律不会允许人类篡改过去的吧? 所以那些时间旅行者只是默默地出现在世界里?…

或者…或者世界线的理论真实存在. 从未来穿梭回去的人, 影响了他所在世界线的波动, 然而他就生活在那条世界里了. 因为Chaos Theory的缘故, 一个来自未来的人, 可能呼吸一口空气就可以成为未来世界战争的导火索吧.

我们的世界 是一条错综交织而形成世界线. 就像是一个无限长(?)的麻花, 从触不到的起源延伸至猜不透的终焉. 如果你相信[蝴蝶效应], 要相信那些对过去的一个个假设都衍生出一条缠绕这条世界线的分支. 为什么引入一条线的定义呢? 因为, 不管上一刻的你是眨了下眼睛还是喝了一口水, 这些分支出的平行世界最终都会引入一样的终点.

世界的起源, 一个点.

世界的终结, 一个点.

也许是世界到了它应有的[寿命], 宇宙与宇宙间的加速膨胀终有一天要进行[收缩], 最终回归成一个点.

就是制造了大爆炸的那个点. 那是万物的最初始状态. 这个点定义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

世界线的理论可以想象成, 从A点到B点, 有无数条线路可行, 然而[始]与[终]是不会改变的. 不一样的只是过程. 无数种可能性的过程, 而已.

如果你可以通过虫洞和过去的自己连线, 并告诉他今天的大乐透开奖数字, 那么恭喜你成功把自己送到了世界线的另一个分支上.  可悲的是, 此时此刻的你没有跟着过去.

也许你的过去被将来的自己无数次的更改, 但是世界本身的意志不会让你感受到这种改变.

否则会疯…

It’s not funny. It’s scientific.

科学是一种可以让人们认知的信仰. 他用更具体的理念来让人们去接受这个世界的定义. 然而, 没有人, 不曾, 不会, 彻底地了解世界.

海马体灌入越多的知识就会产生更大的求知欲, 然而, 远观所有求知欲集结的终点, 那仍然是一片未知.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