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on Vanity Ruins

Filed in 記憶
In here is a tragedy
Art thou player or audience?
Be as it may, the end doth remain
All go on only toward death
The first words at thy left hand
A false lunacy, a madly dancing man
Hearing unhearable words
Drawn to a beloved’s grave
And there, mayhap, true madness at last
As did this one, playing at death, find true death at last
Killing a nameless lover
She pierced a heart rent by sorrow
Doth lie invite truth?
Doth verity but wear the mask of falsehood?
Ah, thou pitiful, thou miserable ones
Still admist lies
Though the end cometh not
Wherefore yearn for death?
Will thou attend to thy beloved?
Truths and lies
Life and death
A game of turning white to black
And black to white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Aeon

Filed in 記憶

也许这便是自己所背负的[永劫], 从没有像此时此刻如此期盼自己只是自作多情, 某人的推测只是个…推测…而已…

 

谢谢拆酱半夜陪我聊了奇怪的话题…

后来我问你如果三次元我们认识, 会不会成为好盆宇;

你说”能认识的话就好了, 因为感觉会多一个关系很赞的人……”

总之, 谢谢XD 以后我会认识你的. 一定.

 

谢谢不管发生什么, 不管我是有意端枪还是无意走火都不会责怪我的那个人,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袒护, 哪怕很多只是玩笑话…

在这个节骨眼上 你是我最后能依靠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立场本身处于劣势, 自己做了亏心事却没有勇气承认, 即使被旁人谩骂也觉得罪有应得, 但是我不想被你骂. 得知自己无意间把你最好的朋友的一片X心当驴肝肺时, 我吓坏了. 我害怕因为我承认了这个不争的事实.

当时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具有万劫不复的属性,  但却意外地被你的几句话治愈了一下.

我开玩笑说如果怎样怎样我会作死并被某Y剁成肉块儿

你开玩笑说没事你帮我挡刀.

 

谢谢, 谢谢. 人生如此, 夫复何求?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Null

Filed in 記憶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善人シボウデス

.

.

.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ntity

Filed in 記憶

一个不存在的人, 喜欢上另一个不存在的人…的故事.

在不存在的幻想里, 便是凄美的事实.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ntei

Filed in 記憶

“我有世界上最美丽的花, 跟我走吧, 让你一生幸福如花海.”

“我有世界上最强力的药, 跟我走吧, 让你一生平安如静夜.”

 

想了想 我决定跟有钱的那个走.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Requiem

Filed in 記憶

我不喜欢晴天时天空毫无遮掩的裸露, 就像是一本结局写在封面上的故事书, 还未翻看便失去了意义.

洛杉矶的天空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尘不染”的海蓝色, 唯一的杂物便是那颗硕大而刺眼的白色烈日.

 

所以我喜欢罕有云的日子, 就如同避开了车水马龙的街道, 钻到一个长满了爬墙虎的小巷.

车停在门前, 却不想进门. 全因为云的味道投射下来, 忍不住去尽情呼吸个够.

于是在附近的街区, 从鸟语花香的羊肠小道到过往车辆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 我在不同的角度一直看着天空的变化.

成块的云密密麻麻把太阳包裹住, 阳光却依然忍不住要透过它们的缝隙洒射下来, 形成一条条模糊而笔直的光线.

像是天梯, 迎接每一双抬头凝视它的双瞳.

 

仿佛伸伸胳膊, 就可以把自己投到那上面去.

仿佛云的彼端不是冰冷的气流, 不是一片水滴形成的海市蜃楼, 而是存在着另外一个世界.

谁说自己眼中的世界便是全部的真实呢?

为何那感觉如此神圣, 庄严, 却又夹杂着一丝怀念的味道?

像是一栋老旧教堂的花窗玻璃的裂缝投射进一条条蜡黄色的暖光, 照射在那一排排落满灰尘的藤椅上.

那种味道叫做安详.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Entropy

Filed in 記憶

那些被冠以”美丽”的事物,

往往一个随机数最终都有一个规律可循.

 —比如把数字按照这样的方式排列:

266px-Ulam_spiral_howto_all_numbers

排到一个很大很大的数字, 再把图中所有的[质数]都抽取出来, 便是这样:

prime numbers

 

排列的更好看一些, 便是…

number_spiral

天空飘落的每一片雪花, 是完美的六边形晶体结构.

e^x的指数方程最终可以用数列公式来表示出来.

曼德伯格集合, 简单的f(x)=z^2+c的公式, 却最终勾勒出一幅被称作beatury of math的图像:

800px-Mandel_zoom_00_mandelbrot_set

人们觉得这些突然出现的[规律]很[美]

因为这些规律本该是不会被归纳总结的[随机].

 

“随机”这个概念也许只是数据还不够多而找不到规律存在的借口吧.

我们的生活, 世界的进行, 宇宙的膨胀, 若是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观测, 把他们在一张纸上一个一个点出来, 最终会是一个有规律的图形.

这个图形的边边角角便是世界的法则.

—–

找不到答案

少数服从了多数 世间变有了每一个问题对应的[答案].

一个正常运行的计算机程序, 何尝不是通过事先输入的数据进行分析筛选, 最终给提问者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呢.

就算是出乎意料的答案, 那依然[合情合理], 没有违背任何世界的法则.

法则?

法则是什么?

“随着科技的进步, 人了发现了这个那个新的物理法则”

错了.

法则一直就在那里, 就像是事先写好的计算机程序一样, 一直就在世界的背上烙印着, 和时间的推移丝毫没有关系.

找不到解释

那无非是心理上的片刻安宁.

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答案的时候 图灵测试也顺理成章的完成了.

这样好吗?

beauty of math

 

 

也许是找不到,

或许是不需要.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Probability

Filed in 記憶

A. Déjà vu

B. Causality

C. Parallel universe

D. Schrödinger’s Cat

E. Chaos theory

A+B+C+D+E=1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Stream of Consciousness

Filed in 記憶

 

小时候很期待中国年. 因为从大年三十到初五的这段日子会很清闲. 再怎样的学校都会放假, 家里也会很热闹. 各路的亲戚齐聚一堂, 即使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却能很自然的在一起打牌闲侃.

过去的记忆挥之不去, 拉开窗户的一阵风, 可以吹走一天的不快, 却带不走那些不想记得的事情.

 

又有何妨?

 

每一天, 每一个月, 每一季, 每一年, 心情从没有被复制过.

偶尔会有做一件事的冲动, 那是最纯粹的源自心底的激动. 开始很怀念那种感觉,  就像是猎人在荒郊野岭找到了一只毫无防备的小鹿, 然后握紧手中的弓箭, 屏住呼吸, 在完美的时机射下致命的一箭.

然后就是一种”做到了”的成就感.

我想走一场有头有尾的旅行, 或者做一件有起端有终结的事情. 不管是否有意义是否值得, 只要能跨越名为”终点”的那道屏障..

写不上句号的一句话, 存在的意义是浪费纸张吗.

 

在乎什么呢 想要什么呢?

如果Life是推着购物车到超市里跑一圈, 拿走最物美价廉的商品, 并满载而归的话,

自己就是被推着走的购物车吧?

 

不会花很长的时间睡觉, 但是梦的世界却总在醒来的那一刻崩塌. 睁开眼睛便什么都不记得. 而那种感觉不会流去 — 几分钟的梦, 几小时的梦, 却感觉像是发生了很久的一件事…

记得电影<Inception>里面讲到一个关于梦境的科学观点: 人的大脑在梦里是高速运转的. 现实一分钟, 梦里差不多一小时.

这样想会很孩子气吧?

孩子气的事情…在这个世界是完全被亲朋好友们”嗤之以鼻”的事情, 然后被人灌上”中二”的名号.

因为很多事情和这个世界的规则是那么的不符.

往往, 想跟别人分享一些心底的想法的时候, 一类人会直接的送上回答:

 

“还是用脑子做点正事吧, 少想那些没用的事!”

“中二…”

“你都多大了? “

“你想的那些东西, 能赚到钱啊?”

“精神病…”

而那些不愿意直言伤害人的人, 会用很多省略号插入上面的句子, 偶尔加上一些标点符号.

这样的回答是意料之中的, 所以完全不必自取其辱地去证明.

 

没有那么大义凛然的想法, 不想做个电影动画里面的大英雄. 只是对这个世界的未知部分有强烈的[期待].

 

很喜欢一些二次元作品中的设定. 外人看着几个同僚讨论一个故事里面的世界观的时候, 会觉得这群人”多大了?” 或者”中二”. 无非这两个词吧.

因为话题那么的”不切实际”.

然而我们既然在日常生活中的做的每一件事都那么的”实际”, 为什么连思想也要跟着一起”实际”?

 

跟着这个世界的步伐, 甚至超前, 便是生命中的[表]目的.

而[里]的方面, 从没有放弃过.

会因为一个虚构故事而激发心底的喜怒哀乐, 也会听别人说起他们的故事而听得入神.

这是所谓的精神富足吗?

 

现实中的生离死别唤不醒我的泪腺, 然而那些虚构的东西, 却往往在某个地方就触发了自己内心的某一根弦, 然后波动了眼角的激流.

 

在我厌恶被[否定]的同时, 却不曾期待任何的[肯定].

被表扬的感觉和被讽刺挖苦的滋味没有什么区别: 不舒服.

 

跟人聊天往往会有两种感觉:

一种是, 对方的回答有多种可能性, 每一种都在我脑海里提前预演了一遍, 所以不会对任何回答有”惊讶”的感觉.

另一种, 对方的每一句话都让自己措手不及, 不知道该怎样做出最佳的回答, 以便让彼此的对话进行下去.

会有很多人觉得, 和第二种人交往很累吧?

我觉得, 很开心. 某种意义上第二类人很impressive.

 

偏激?

 

是我自己太没有自信吗, 还是本身的想法太偏激?

除了一个得到万千证明的公理, 我不会做出任何statement.

“这就是XXX”

“这类人就XXX”

“XX人就是这样”

“你就是XXX样”

类似这样的十分肯定的陈述.

因为不是100%确定的事情, 说出来会马上得到反驳, 然后引起一番争论?

说到争论,

和讨厌的人争论, 目的是什么?

和喜欢的人争论, 目的是什么?

毫无意义.

 

 

//又是一篇意识流, 想到了什么便打出了什么.

//今天和某个人聊天, 说到表兄弟姐妹的出色, 自己相比之下又是如何不足.

//然后我说对方某种意义上就是神人啊.

//对方说也只是二次元比较神把.

//屏幕后的我微微一笑.

//心里想的是: 不止哦.

 

// 用日记本记录文字的话, 需要手动写上日期, 否则几年以后会分不清这是几岁写的日记, 是用来交作业的还是用来给自己看的.

//博客的好处就是…

//日期自然而然就添加上去了.

 

//也许有一天

//人类的一切

//都自然而然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

Vibrating

Filed in 記憶

我知道 我不知道
为什么
好烦。

MP3 Player
Click to view/hide